太阳下面,有一位施工工人在拍打手套和衣服上的土。一阵阵扬起。我从中穿过,宛如穿过了金屑和钻石的粉尘。

我以为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但我还是我,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所以其实永远不会有真正的崭新的开始。
过去的创伤在被勾起时还是有那么大的杀伤力。所以永远都不会有真正的解脱。

真难受。我知道“比别人努力就能比别人学得好”是错误观念,但我还是觉得,凭什么啊。
凭什么啊。
出于不知道是心软还是虚荣还是责任感做出的事情可能也不是真正发于肺腑。

Romantic

秋末了,银杏方悠哉游哉地转黄。
学校的银杏大道似乎是闻名本地的美;我却觉得图书馆前那条路上为数不多的几棵洋白蜡更漂亮。只可惜盛时太短,也就绚烂了几天的工夫,现在已经只剩枯枝了。不过枯枝也很好看,今日暮时,路两旁的洋白蜡剪影投射在层次分明的天空,像一幅枯寂的水墨。
我的心情有些低沉。近来时间分配得不太好,而或许和之前休息不好有关,我感觉精神气也不足,做什么劲头儿都不如前一阵子。后天有考试。今天发现和一个人相处时的不适已令我难以忽视了。不太舒服。
睡吧。
希望明天会好!
(我删掉了那个“更”字)

今日午后难得悠闲。
用两分钟的时间,看一朵小的云朵轻轻逸散。这就是最恬美的事。

我突然发现自己近一段时间以来似乎还没有“害怕(不敢或排斥)”做什么事情过。不知道是出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因压根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根本无从害怕的愣头青心理,还是因为自信到认为自己可以解决所以感觉没什么好怕。
希望不是什么奇怪的FLAG。

夏天蚊子很多,我经常被咬。
刚刚我又被一只蚊子咬了好多个包。在它咬第一个包的时候我发现它了,并有充足的机会把它杀死,但我没有,只是将其挥开。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极力避免对小型昆虫的杀害,感情很复杂,大概是混合了怜悯、同情以及厌恶。总之,我是在惯性思维下主动放弃了避免自己被叮出更多包的机会,以致我的双腿、双臂、锁骨处现下奇痒无比。
从没有人对“杀死蚊子”这件事表达过批判之意,是因为蚊子数量奇多吗?我不禁就胡思乱想到了对诸多野生动物的强力保护。两者放在一起,真是令人唏嘘。

板绘第四日
又来锦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