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发现自己近一段时间以来似乎还没有“害怕(不敢或排斥)”做什么事情过。不知道是出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因压根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根本无从害怕的愣头青心理,还是因为自信到认为自己可以解决所以感觉没什么好怕。
希望不是什么奇怪的FLAG。

夏天蚊子很多,我经常被咬。
刚刚我又被一只蚊子咬了好多个包。在它咬第一个包的时候我发现它了,并有充足的机会把它杀死,但我没有,只是将其挥开。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极力避免对小型昆虫的杀害,感情很复杂,大概是混合了怜悯、同情以及厌恶。总之,我是在惯性思维下主动放弃了避免自己被叮出更多包的机会,以致我的双腿、双臂、锁骨处现下奇痒无比。
从没有人对“杀死蚊子”这件事表达过批判之意,是因为蚊子数量奇多吗?我不禁就胡思乱想到了对诸多野生动物的强力保护。两者放在一起,真是令人唏嘘。

板绘第四日
又来锦鲤

『记录』
板绘第一天
临摹๑
线条不流畅

数位板于今日到家。
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稳步提升板绘能力,踏踏实实朝着自己期待的境界前行。
(๑•̀ㅂ•́)و✧
(庸人常立志是什么?没听过,不知道(๑>؂<๑)

原地旋转爆炸升天(❁´◡`❁)*✲゚*

(*/∇\*)不行了鹤丸他真好真可爱!

假设存在平行世界,站在现在这个空间的我们,永远无法确定那个做出决定的时间节点之后相连的另一条时间轨迹上的空间的事情发展究竟是好是坏。
不可知。所以坚决将自己与“后悔”及与其相近的一切情绪隔绝。
宇宙在一个又一个枝节处转向,层层叠叠往四周伸展。当下的自己只拥有所处空间的记忆,只能在当前道路上行走。
欲前行。所以认定当下是一切枝杈中最接近完美的,并且谨慎地继续下一个选择,以求双脚永远落在不住向远处延伸的健康枝桠。

十分懵逼。
我想起初入LOFTER的时候,内心几乎是震撼的。说震撼其实也不准确,那种感觉像是溪水,暖暖地、缓缓地淌进我的心里——我一直不怎么使用社交软件,曾经在微博常常看到充满戾气评论的经历使我印象颇深;而在LOFTER,我看到许多构思、文笔俱佳而又十分有礼的作者,在评论区,读者与作者的互动中,双方彬彬有礼、其乐融融。
我入LOFTER是因为刀剑乱舞,国服开的第一日,即算我入坑的第一日;但真正让我对这部作品产生“热爱”之情的,却是同人。我第一次这样清晰地体会到同人为原作注入的生命力之澎湃,而圈中涌动的勃勃生机使我向往。
刀圈带给我什么呢?
我开始对日本的历史感兴趣,我开始向往平安,向往京都;我写作的愿望与欲望第一次那样明显,而后又深刻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再树立起学习的目标;学习生活令我经历了一段黑暗、压抑的时光,那段日子有刀的陪伴;多位太太的优秀激励我默默奋进,她们的才华使我心旷神怡;我甚至不愿更换另一个牌子的手机,仅仅是因为那将使我再不方便回到自己原本的本丸;我第一次寻找代购,购买周边……
最近好乱、好乱啊。因为填报志愿、同学聚会的事情,我有一两天没有登录LOFTER,可偏偏就在这几十个小时里,圈子突然乱得一塌糊涂。我今天搜寻着看了几篇瓜,丝毫没有吃瓜的喜悦,真实的感受,几乎算是心痛。
花开花落终有时,我知道没有任何事物能恒久地保持在他最完美的样子。但心底的确是会有丝丝的难过、不舍、无奈、愤懑——愤懑,愤懑有,却该发给谁呢?上天吗?命运吗?
我实实在在地觉得,有些事情,看上去其发生只是因为数不多的几人,于是人们指责他们;可只要时间在流动,不是A,也会是B,C,或是D,E……促使相似事情的发生。或许就是所谓“历史的必然性”?
理科生如果说的不对,无可辩解;不过这确实是我真实想法。
溪水在流,人啊、物啊,总会变。
昨天上午,我去邮局订《南方周末》。一路颇为不顺,其间种种且不提,我获知唯全市最大的邮政所办此业务后前去,却发现门面仍不受理,要到后院一处与仓库相连的小办公室去;去后仍无负责人,有另一人告知,请明日上午在来。我多口问一句,几点有人?那人想了一想,说,九点到十一点吧。
在寻找征订处的时候,一位邮局工作人员给出的地址完全错误。我循着她给的信息,只是进入了一栋空空荡荡的写字楼;她说的门牌号并不存在,而有一扇被抠去门牌号(与邻近房间号联系推断这间应该就是工作人员说的那房间)且标注了“报刊征订处”的房间木门紧闭,也没有任何留下联系方式。
气急,又手足无措。这么一遭后,我心情非常压抑。先是觉得责任心真是一种奢侈品,后又开始思考人为什么要有责任心,再是感觉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先前自己满心昂扬着的未来不求多少名利只求在能满足自己生活的条件下极力为社会做贡献的激情,一瞬间显得像个笑话。
周一,只有上午九点到十一点上班,这算是什么情况?我以不负责任评价此人。而被极力赞扬的责任心对个人而言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一个人的责任心只直接作用于他人,他人感受到你的责任心后给出的反馈才真正有利于你自己;责任心能够使社会更和谐这不假,但在责任心的驱使下做出的举动好像只是损己利人而已。所以,鼓励责任心是否是一场为了稳定人类群体的谋划?
……
(七月九日)一周前情绪万千写下此文,后因有很多事要准备,并未写完。如今已没有了当时的思绪。
但有一种感受我记得很清楚。
我的满心愤懑是如何化去的——过去、现在、将来会有很多很多不如意,随着我自校园的象牙塔渐出,在社会走得越远,越会发现许多我所不平无法为我之努力而更改。我一时可能会愤怒、迷茫甚至绝望,但我同时要知道,生活一定要继续,心中堆砌起如山的负面情绪,便是负巨重前行;选择愉快,每一天都轻松。大白话,即:人活个舒服。